第二四七章:寒冰墓园(二)

  又走了几步,他深深喘了一口气,伸手摘下了一只钢铁手套,然后艰难地解开了已经冻在一起的内部搭扣,把胸甲慢慢从身上揭了下来。

  寒冷似乎并没有稍减,但是活动至少轻便了许多,乔若顿叹了一口气,伸出青筋暴突的大手,轻轻擦拭了一下胸口的刀沃皇家徽章。

  一只咆哮的巨熊从冰霜下隐约透出了一个轮廓。

  “唉。”叹了一口气,乔若顿走到了一个耸立的冰块前,看着里面隐约的人影和那人胸口的刀沃徽章,这是刀沃精锐军团的一名老兵,在死亡之前,他手中还紧握着武器。

  “刀沃先祖的勇士,请您帮我看管这套盔甲,如果我还能回来的话,我会把您和山上的其他人一起安葬。”轻轻鞠了一躬,乔若顿低声呢喃着,不知道是在给自己打气,还是在说最后的遗言。

  他把身上的盔甲全除了下来,在冰块前摆好,然后他转过身,大步向上走去,没走几步,突然骂了一声:“靠!”

  在前面不远的地方,一个穿着兽皮内衬,手持长剑的中年男子正坐在一个冰雕前,平静地看着他。

  “乔若顿?刀沃。”看到他,那人笑了笑,虽然笑容很僵硬。

  “葛柏?埃兰!”乔若顿怒斥一声:“你这个混蛋竟然也来送死!”

  “你能来,我就不能来么?”被称为葛柏?埃兰的男人笑了笑,眼角深深的皱纹。

  “你这混蛋都来了,谁来收拾残局?”乔若顿怒斥道,“你这混蛋,给我回去!我可不想和你死在一起!”

  “我儿子有出息,比你儿子有出息多了。”葛柏低声道,“我来之前已经交代好了……老友,还要再针锋相对吗?做对了几十年了,就让我们并肩作战一次吧。”

  看着葛柏伸出来的手,乔若顿却猛然拍开:“胡说,若不是你让你家侄女勾引我儿子,我儿子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公国?今天见到你,正好!让我先和你分个胜负!”

  “这么多年了,还是这么个暴脾气,若不是你当时不问青红皂白,我家凯瑟琳也不会被逼得走投无路,你竟然还胆敢怪我?”葛柏瞪着眼睛,只是他的眼睛似乎天生就睁不开,眼角的皱纹依旧很深。

  “今天就先放过你……你在这里坐着做什么?难道是在等我?”乔若顿也知道,现在不是内杠的时候,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寒冰守墓者,在这里见到了彼此,虽然依旧希望渺茫,但是至少力量增强了许多。

  “倒不全是为了等你。”葛柏站起来,指向了他的对面,那冰雕里是一个威猛的中年人,他的头顶带着一顶白金王冠,上面刻着熊咆虎扑的图案。

  “这是……我们两国的祖先……是先王,他……”刀沃愣了愣,然后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  在***之前,刀沃和埃兰是一个国家,***之后,反而打得你死我活,每一个两国皇族都梦想着一统两国,恢复往日的荣光。

  但是,到现在为止,也不过是一个梦想罢了。

  而冰雕中的这人,是王国***之前最后一代皇帝,他带领着全国的精锐,组成了一个讨伐军,孤注一掷,想要杀掉寒冰守墓者,但是也成了第一个死在这里的皇族。

  “小心……有什么东西飞过来了。”两个人站在冰雕前感慨不已,葛柏的眼睛虽然不大,视力却不错,远远看到了天边一个黑点飞过来,连忙拉着乔若顿躲到了寒冰后面。

  “是什么?是巨龙?为什么要躲在这里?难道我们不是来杀巨龙的吗?”乔若顿嚷嚷道。

  “这么多年了,你就不能改改脾气……我不怕死,但是被你害死才冤枉。就算是杀巨龙,怎么也要摸清一下情况吧……少废话,给我闭嘴!”

  两个中年男人在后面拉拉扯扯地藏起来,天空的飞行物却慢慢停了下来,就停在了他们的头顶。

  那不是巨龙,这让两个人松了一口气,但是这种飞行器,他们却从没见过。

  “像是……飞艇啊。”乔若顿低声道。

  “闭嘴,少废话!”葛柏低声呵斥,敌友未分,还是不要被对方发现比较好。

  他们却不知道,飞艇之所以停下,就是因为已经发现了他们。

  飞艇慢慢降下,葛柏也知道自己两人被发现了,他面色有些发白,握紧了手中的长剑,他可不想在这里横生枝节,没有见到寒冰守墓者,就和其他人冲***来。

  谁知道飞艇还没有落下,上面就飘落了一个人,大喊着:“伯父!伯父!”如同云朵一般从空中飘荡了下来。

  “凯瑟琳?”看到那个身影,葛柏一直睁不大的眼睛猛然凸了出来,差点把眼珠子瞪了出来,他怎么也没想到,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凯瑟琳,而且还是从那古怪的飞行物上下来。

  凯瑟琳加快了飞行的速度,嗖一声投入到了葛柏的怀里,想要说什么,却又埋头在他怀里,大哭起来。

  “丫头,别哭,别哭啊……”葛柏立刻乱了方寸,没有女儿的葛柏对凯瑟琳视若己出,多年没见,却是在这种地方见面,这种感觉让他百味杂陈。

  而且,他也担心,太大的声音,会引来寒冰守墓者的注意。

  “你这……这丫头竟然回来了?”乔若顿也极为惊讶,他想要说什么,却最终没有说出口,凯瑟琳也知道他想什么,擦了擦眼泪,低声道:“伯……伯父,修特他……他也回来了。”

  “哼,不要叫我伯父!我不是你的伯父!那个混蛋回不回来关我什么事!”大嗓门一嚷嚷起来,顿时在冰雕中响起回音。

  “去啊,快过去啊,别在这边别扭了。”姚言一边使劲推着修特的背,一边对奈斯特道:“你确定这个真的是修特的老爸?”

  这性格完全不同啊!

  “我也觉得不像。”奈斯特捏着下巴,“当我老爸还差不多。”

  “你这个老混蛋,你竟然敢对我家凯瑟琳凶?有胆你回家凶你老婆啊!怕老婆的男人滚回家去吧!”葛柏立刻就怒了,他拔出剑来就想要出手,那边乔若顿也嚷嚷着就要出手,一时间剑拔弩张。

  “父亲大人!”修特被姚言从空中推下来,无奈张开了神鹰之翼,轻轻落在了两个人的中间,咽了口吐沫,低声道。

  “哼,不准叫我父亲,我没有你这个儿子!”乔若顿哼了一声,转过头去。

  “真的是伯父啊。”姚言一脸震惊,然后他双手一拍,道:“下去打个招呼。”

  说着,他向前一跃,沿着一根看不到的丝线从空中滑下来,落在了修特的身边,很是自来熟地上前两步,道:“伯父你好,我是修特的朋友,我叫姚言。”

  乔若顿愣了一下,面色却是舒缓了许多,面上露出了一丝笑意,和姚言握了握手,这礼节平日里他甚少能用到。

  “还有这位伯父,我是凯瑟琳的朋友,你好你好。”姚言又转身对葛柏伸出手去,葛柏却是热情多了,抓住姚言的手摇晃了好几下。

  小牛头、奈斯特和修特也都上前行礼,因为几个人的参合,气氛舒缓了不少,贾克布也随大流和两人见礼一番。

  修特和凯瑟琳都感激无比,刚才的气氛真的是太僵硬了。修特心中暗暗埋怨父亲,这么多年一点也没变,什么事情都能搞砸,当初就是被父亲所逼,他不得不和凯瑟琳私奔。

  乔若顿和葛柏对望一眼,两人都是暗暗心惊,他们发现,这些人压根没有一个简单的,就连自家的儿子侄女,都和离开之前完全不同了,让他们两个本应该最熟悉的人,产生了一种陌生的,看不透的感觉。

  特别是最热情地姚言和他身边冷静不发一言的贾克布,两名少年如同汪洋大海,深不可测。

  乔若顿和葛柏都是骑士,乔若顿前段时间已经达到了十七级的巅峰,而葛柏则因为性格和骑士不太合,所以只有十五级,但是两个人自问已经是两大公国最顶级的高手之一了。

  “父亲,埃兰陛下,您二位这是……”修特酝酿了半天情绪,这才问出了口,虽然他知道只有一个可能会让两个人来这里,也知道两个人早晚会前来,但现在也太早了吧。

  “战争的局势已经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,所以我们不得不来尝试斩断战争的源头……”回答修特的是葛柏,他苦笑一声,“这场战争,已经掺杂了太多的利益,失控了……”

  “怎么会这样?”身为刀沃的王子,修特对两国的情形还是有所了解的,历年来的战争,一方面是为了争夺更多的资源,而另外一方面,却是不得不用这种方式减少人口数量,这种无奈而残酷的选择,是所有皇族身上背负的良心债,也是他们前仆后继前往南部雪山的最大动力,无数的皇族,梦想就是结束这一切。

  达到了目的,能够结束的战争,两国都不会多拖一天,多拖一天就会多消耗一天的资源,他们消耗不起。

  “说来话长……你们为什么来这里?”葛柏无奈摇头,这事情他不认为修特能够解决,他们来这里也太儿戏了,虽然一个个看起来都卓尔不凡,但是……这年龄……自家侄女和修特就是这些人里面最年长的,实力又能强到什么程度?

  再说了,年轻说明他们有无限可能,未来成长不可限量,更不能在这里冒险了。

欢迎大家访问:无双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sxiaoshuo.com/book/14569/25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