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展撇了撇嘴,没有阻止白氏炎。这次就是要他看明白自己的实力。免得以后继续找麻烦。毕竟,他的精力有限,不可能整天二十四小时保护吴松劲他们一家子。

  “啥?白老板?你被人揍……嗯,你在哪儿?”眦牙正跟他那些手下唱k呢,接到白老板的电话还有点蒙圈。但听说,他被人修理了,立即打了个激灵。

  靠!这是完全没把他眦牙放在眼里呀!

  要是白老板不高兴了,哪还有他们这些兄弟的活路呀。昨天白老板交代的事儿没办法,白老板已经不高兴了。现在竟然有人垄白老板!

  一拍桌子,眦牙一把推开怀里的靓女,带着手下那些混混直往医院赶去。

  “眦牙哥。你说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呀?竟然敢在咱们地头动手?”一个混子在一旁劝着眦牙别冲动。

  “不知道,可能是不长眼的。”眦牙哼了一声,但不知为啥,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。这犊子竟然敢袭击白老板,说明不是一般的人。

  这个白氏炎可不是一般人。为人嚣张,而且很有关系。几乎是黑白两道通吃。以前那些大哥都跟他有交情。要不是魔都的人收编了那些大哥。说啥也轮不到他眦牙攀上关系。

  “大哥,你说会不会是上次那个人!”

  “不清楚!别问这么多!”眦牙心情奇劣。也不知啥回事儿,竟然遇上了金盛的刘展!那可是要人命的主呀!

  不要说他这种刚起步的混子。就算是黑豹哥那种横人,都得绕着走。麻痹的,希望这回白老板不是犯在刘展的手里!

  “眦牙哥,你说要是再碰上……”

  “你麻痹的乌鸦嘴还咋的?”眦牙终于忍不住,赏了身边这混子一记大耳刮子。

  要是真遇上刘展,只能逃跑了。钱再漂亮也没有小命重要!

  或许是因为上次的教训足够深刻吧。眦牙多长了一个心眼。差不多要到医院的时候,派了个新收的小弟进去看看。

  果然真的发现了,刘展那个大魔头!

  麻痹的,好险呀!眦牙狠狠吐了一口痰。差点又踢到铁板上。要不是自己机灵,这回准得倒大霉。面对刘展不能动手,又给白老板丢面子。

  “撤!”眦牙一拍屁股就走人。

  而白氏炎却在一旁苦等眦牙的到来。他这次不收拾刘展,就给不了孙老板交代。无论如何都得报复眼前这家伙。

  “喂,你特么死哪去了?咋还没出现?”白氏炎实在等不下去了。既怕刘展“逃跑”,自己的身体也有些扛不住了。刚才这犊子下手可真狠!貌似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了,而且腹部传来剧痛。收拾完这犊子之后,得找个医生好好检查检查,别留下啥病根。

  “对不住了,老板。我这堵车哇。都十几分钟了。前面的小瘪犊子就是一动也不动!”眦牙不敢关机,只能应付着白氏炎。毕竟拿了人家的钱,不能太过无情。

  “那个,老板。我看你们还是私了吧!”眦牙一付欲言却止的样子。

  “靠!私你麻痹的。快点给老子赶过来,不然,老子扒了你麻痹的皮!”白氏炎这个气呀。叫他们过来办点事儿,咋就这么难呢?

  “啊?老板,白老板你说啥?我这儿,听不太明白呀。真特么糟糕,这手机说没信号就没信号的!”眦牙咧嘴大声嚷嚷着。差点没把白氏炎气晕过去。看来,眦牙这帮犊子是赶不过来了。

  刘展在一旁静静地抽着烟。“要找人就特么快点。老子可是没耐信的!”

  他不怕白氏炎找人,就怕这犊子,以后再找吴松劲铁麻烦。所以,这一次要把这犊子收拾得心服口服才行。找他要钱,只是一个幌子,一个收拾他的幌子。

  “好,你等着!”白氏炎忍痛又拨了好几个电话。都是以前那些混子的号码。只是这些混子现在跟着魔都的闫六混。闫六早就有交代,这段时间不准惹事生非,好好呆在夜总会。就算白氏炎出再多钱,他们也不敢随便外出的。

  闫六不好惹,为人阴险毒辣,要是违了闫六的心意,立即就会被清理掉。

  刘展一旁静静地等待,不时出言挖苦几句。

  “别嚣张!老子找你拉你进号子!”白氏炎恶狠狠地说。既然找不着混子,那只能找几个小工作人员对付他了。再不行,就找律师。正常情况下,他的首选是找混子。因为找律师费用高,哪有混子方便呢。而且,找混子能直接出气,就别提有多痛快了。

  “那就快点吧。”刘展撇了撇嘴。只要是栏山的工作人员,就没人敢碰他的。工作局的牛局,是他曾经的手下。而白凌霜还有求于自己呢。

  “好!你麻痹给我等着。这次要是不把你收拾明白了,老子就跟你姓!”白氏炎再次拨了下电话。这一次,得找个有身份的工作人员。让这犊子好好认识自己的错误!

  刘展“嘿嘿”一笑,他这次就是要好好收拾白氏炎。不把他的实力逼出来,他是不会心服的。不过,他有些好奇,白氏炎能找谁出面呢?貌似工作局那几个实力派都熟悉呀。

  没多久,果然来了一个小工作人员。白氏炎急忙上前招呼。他在栏山还算是有实力的。虽然比不上金盛,也比不了金海。但在一众小企业里面,他也算得上是大佬。

  黑道出了名的大哥,他都认识。工作局的几个实力派也能沾得上边。

  “房队长,终于见到你啦!”白氏炎挤出一脸笑容。这房队长,是工作局的得力干将。他花了很大代价才算搭上了边。这一次,为了大客户孙老板,算是活出去了!

  “嗨。白老板别客气。”房队长微微一笑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。他本来也瞧不上这个白氏炎的。看在几个朋友的面子上才算结交了。而且这家伙仗义,出手大方。吃了几顿饭之后,算是认了这个朋友。

  反正在栏山也没啥大事儿,只要不做得太过,帮一点小忙也没啥。

  “谢谢房队呀!兄弟我,这回真的遇上大麻烦了。一个小瘪犊子,不分清红皂白的就对我一个重要客户下手!兄弟我的损失老大了。你可得替我作主哇!”白氏炎边诉说,边抹着眼眶。半真半假的埋汰着。

  “哦。你这是替你客户报警呢,还是替自己报警?”

  “嗨,当然是房队看着办啦。我也不太明白。”

  “嗯,如果是替客户报警呢,就得公事公办。到局里做做笔录的。但如果只是替自己报警的话,那就可以先拿下那犊子立案!”房队笑呵呵地看着白氏炎。

  “明白,我明白。我这儿,这儿,还有这儿受了伤。我要报警呀,房队!”白氏炎指着自己的脖子,还有身体说。

  “下手还蛮狠的哈,这脖子都青了。”房队刚开始还没在意。以为白氏炎只想凭着关系报复对方。但细看之后,却不由吓了一大跳。这犊子身上的伤蛮严重的。尤其是脖子上那道勒痕,很是清晰。要是一个不好,肯定把人勒死了。

  “他,就是他干的!”见房队长同情的目光,白氏炎既感动,又愤怒。

  “谁?”房队长,抬头看向白氏炎所指的地方。

  不知为啥,这人貌似有此眼熟哇。远远的虽然有些看不太清楚。但这模样真的眼熟。

  “房队,执行公务吗?”刘展撇了撇嘴,还吐了个烟圈。

  “就他呀,房队。你可得替兄弟我做主哇!”白氏炎愤怒地瞧着刘展,恨不得能冲过去咬他几口似的。

  “那个!”房队楞住了。因为他认出了眼前这人。正是他们队长的男朋友!

  麻痹的!他顿时就蒙圈了。“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不认一家人!”

  “要不要抽一根烟?”刘展大大咧咧地走了过来,“咋了,不认识了?”

  这个房队就是房竟彪。白凌霜的队副。就算给他一百个胆也不能随便拿未来的队长男人吧?房竟彪麻木地接过刘展的烟点上。

  “展哥,你咋在这儿?”

  啥?展哥?白氏炎这回真楞住了!看来,房队跟这犊子也有关系。而且要比他熟悉似的。这房队整个人的神情都不对了!尤其是还叫他展哥!

  他跟房队认识这么久了,从来没听他叫过别人哥。哪怕是年纪比他大许多的。

  “我?哦。没啥。只是我有一个朋友,受了工伤,刚好住这儿,顺道看看看他的。”

  刘展的笑容很灿烂,白氏炎叫了工作人员更好。顺道可以让工作人员收拾他。这样还省事儿。而且有了工作人员帮忙,就可以避免许多麻烦。

  “哦。那你跟白老板之间,是不是发生了啥误会。”房竟彪想做一个和事佬。既然大家都认识。如果是场误会就揭过去算了。免得大家难看。

  “误会?啥误会!”白氏炎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。要是把这事和了稀泥,孙老板咋办呢?孙老板要是不爽了,以后还会照顾他生意吗?

  刘展没说话,只是笑眯眯地望了白氏炎一眼。就算他想和解,人家也不同意呀。房竟彪吃了白氏炎的心都有了。这刘展是能得罪的吗?

欢迎大家访问:无双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sxiaoshuo.com/book/20766/83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