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开始是一两个人叫,后来是成片成片的叫,星星之火很快蔓延,马上就有了山呼海啸的气势。想-免-费-看-完-整-版请百度搜-shumil

  楚乾坤从上往下看,能很明显的看到,叫的最大声,最欢快的就是几个女生,特别是那个彪悍姐。

  要是手里再举几块牌子,这场面就和董嘉倪唱歌的时候,歌迷们应援的叫喊有的一拼了。

  当然,也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疯狂,有些和甄哥关系还过的去,或者没有这么无聊的人,都不会参加这种逗比活动的。

  刘海遮眼男的脸,由黄变白,再从白变成了红色,最后更是胀成了猪肝紫红。

  甄哥的脸十分的阴沉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很想发怒却又不敢惹众怒,只能是不断的呼吸平缓自己的情绪。

  其他几个跟着甄哥的人,脸上同样很不好看,同时,他们的脚底开始了缓慢的移动,默默的朝后面退了小半步。

  和两人拉开了一点距离,同时心思复杂,彼此对视了几眼。

  他们后悔啊,后悔之前没有坚持离开,那样的话,就不会再受一次侮辱了。

  人心百态,更不相同。

  楚乾坤拍了拍话筒,提高声音,依靠音响喇叭的放大威力,压下了众人的呼喊。

  “怎么样,大家这么热情,你不滚一个似乎有点对不住大家。同时,也白瞎了你这一身的特殊技能。”楚乾坤依然笑眯眯:“哦,对了,还有这位甄哥,你要不要一起。你朋友可能一个人不好意思,你陪他一起的话,他应该就能放开手脚,滚出新高度,滚出一个新标杆了。”

  不是楚乾坤小气,实在是这两个家伙太不知道好歹了,之前让他们滚,说实话也算是绕了他们。

  哪晓得好心没有好报,竟然还搞出感觉来了,竟然说他们是骗子。

  打他一顿出气简单,但是大庭广众之下,肯定不好看,也有可能惹出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要是因为动手,影响了下面的正事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  这也是他之前对张军摇头,不让他轻举妄动的原因,不然这一对早被拎出去,当垃圾丢进电梯,好走不送了。

  既然不能动手,那就只能动嘴了,而且还要动个舒服,说个痛快。

  “小子,你算个什么东西。在东州,还没有谁敢让我滚的,你有种。”

  两人之间有一定的距离,甄哥也不担心楚乾坤掰他的手指,伸着一根手指不停的点着,十分的激动。

  任何一个人,被楚乾坤拿话这么怼,都不会沉的住气。

  “呵呵,你在东州这么牛皮的吗?没人敢让你滚,那不是因为你没碰到我吗?现在,你可以可以如愿的滚蛋了。”

  对方语气越激动,楚乾坤说的越轻描淡写,说完之后,还故意不再看着他们。

  一双深邃的大眼,遥望着穹顶之外,被灯光反衬的,看不到任何东西的天空。

  “有本事留下名字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  楚乾坤的无视,让甄哥的火气再次升高,理智渐渐失去,之前想的一些顾忌早已抛之脑后。

  此刻的他,只有一个想法,既然斗不过嘴,那就动手。

  今天人多,不能把他怎么样,但是放下两句狠话,事后再收拾这个叫老大的人,在他看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

  徐正博和刘鑫鑫他有顾虑,这么一个陌生的,明显不是东州本地圈里的人,他怕个毛啊。

  而且,因为楚乾坤是居高临下,他那一身普通的打扮,等于这一次是完全摊开了在甄哥的眼前。

  那平凡普通的感觉,更甚之前。

  因为这一点,他对楚乾坤的身份,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猜测,对于徐正博和刘鑫鑫为什么叫楚乾坤为老大,已经有了最佳的解释。

  老大老大,顾名思义是他们骗子圈的老大,楚乾坤在他眼里,就是一个骗吃骗喝的江湖小骗子。

  而徐正博和刘鑫鑫则是猪油蒙了心,不知道什么原因,竟然被他给骗的如此信服。

  不但叫了老大,还帮着他一起布局施骗。

  甚至连唐宛,也被甄哥想到了一个新的身份,那就是美人计的美人,就是为了魅惑徐正博的。

  甄哥越想越觉得有道理,那胆气自然又大了起来。

  底气足的让他的腰板子也硬气了不少,更敢于直视楚乾坤。

  可惜,楚乾坤正抬头望天呢。

  天没看到什么,看的他眼睛冒花,从穹顶最高处悬挂下来的水晶灯,实在是太刺眼了。

  感觉再看下去眼睛要瞎,楚乾坤便悻悻然的收回了眼睛,用力的闭了几秒再睁开。

  不过,再开眼的楚乾坤,依然没有看向甄哥他们,而是双眼微眯,看着其他的人。

  淡淡的说道:“你们中,要是和他们的想法一样,觉得我们是骗子的,觉得这个项目不是给大家送钱,是坑你们的。那么,请用你们的脚投票,请你们自己离开。”

  “放心,吃的喝的不会向你们摊派的,这一点费用博宛领先还是出的起的。而且,你们是正常的离开会场,不用和某些人一样表演杂技。”

  哈哈哈……

  不管对楚乾坤这个人怎么看,不管对博宛领先这个项目怎么看,大家对楚乾坤的嘴巴,是有了很深的了解。

  该讥讽的时候,毫不保留,该好好说话的时候,又让人很舒服,而且总是那么的幽默。

  在笑声之中,楚乾坤朝某个方向招了招手,徐正博带了几个保安走了过来。

  这四个保安,是徐正博通过军子问王大海特意调来的的,像这种情况,找酒店的保安基本没用。

  在东州的地盘上,酒店不敢得罪徐正博,自然也不会去得罪甄哥。

  既然是王大海手下的人,那么对楚乾坤的指示,当然会不折不扣的去完成。

  不用多说什么,完全无视甄哥的叫嚣和警告,一人一只手,拎起来就往外面拉了出去。

  和这些高大保安对比起来,甄哥和刘海遮眼男的身材和体格要逊色不少,在力量方面更是被完虐。

  所以,除了嘴巴能叫唤,半浮空的脚能折腾两下外,一点其他的办法都没有。

  其他几个人,根本不需要保安怎么他们,主动就跟着出去了,早就想走了,根本不愿意多呆。

  只是把人架出去,相比于口头说的滚出去,实在是要温柔不少。

  所以除了有诧异的惊讶声外,并没有多余的人出来指责怪。

  不过,却是陆续有人在考虑了一番之后,以行动支持了一番甄哥,让他不至于只带着几个贴身,略显孤单的离去。

  直到被丢出了酒店的大门,甄哥都还以为这些保安是酒店的,指着他们一顿发飙,狠话说了一大堆。

  他实在是气的够呛,刚以为想通了老大此人的身份,正准备继续驳斥质疑他们,争取一棍子打死。

  结果,竟然被两个保安给架出了会场,赶出了酒店。

  这世道是怎么了,他疯了,还是酒店疯了,竟然敢派保安把他们抬出酒店。

  真是的是太气人,他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的吗?

  此时,刚好酒店湛经理着急忙慌的朝着他跑来,保安太魁梧他也不敢对他们怎么样,只是把火气全部倾斜在了湛经理的头上。

  劈头盖脑的就是一顿怒斥,湛经理好歹也是快四十岁的人,好歹也是一家准五星山庄酒店的管理者。

  被甄哥这么一顿不讲道理,毫无理由的责骂,搞的是一脸苦逼,心中阴沉。

  但是,甄哥不光是今天的客人,他老子还是酒店的大金主,经常带客户朋友或者手下员工来酒店消费,为了业绩,他也不敢在明面上拉脸对方。

  终于等到甄哥发泄完了,湛经理才一脸苦笑的说道:“甄少爷,这些保安不是我们酒店的人,是徐公子自己带来的。你这到底是怎么了,我也不知道啊?要不要我开间房,让你休息休息。”

  “不是你们酒店的?”

  发泄完冷静下来的甄哥,重新打量了四个高大魁梧的保安,再瞄了一眼缩在酒店大门后的几个瘦弱保安。

  确实不像。

  什么都不像,从身高体型,到外貌打扮,完全不是一个类型。

  把他们架出来的四个,更像是电影里的保镖或者特勤,也不知道徐正博是从什么地方找来的?

  疑惑之余,他也不可能向湛经理道歉,和陆续出来的几个朋友打了招呼,然后邀约去其他地方坐坐,聊聊今天这邪门的事情。

  看着甄哥远处的车影,还有陆续从穹顶下来的二代们,湛经理一片迷茫和无奈。

  徐正博的这场酒会,虽然是他们假日山庄举办,虽然用的是他们酒店的穹顶大厅,但是他们除了出借场地,提供食材酒水外,并没有参与其他的。

  内部的保安是徐正博自己的,会场的服务员,也是他自己带来的,一个个长的和模特一样。

  即便是酒水食材,酒店也是送到门外,然后由他们的人接到会场去。

  搞的神神秘秘。

  所以,穹顶里面发生了什么,湛经理并不知道,他是有人跟他汇报甄哥被人架出了酒店,才匆忙赶来的。

  真的是除了迷茫,什么都没有,也不是什么都没有,刚才又莫名了背了保安的锅。

  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这穹顶里面的气氛明显不是很好。

  湛经理的心情也是莫名的烦躁,也不知道租借这个场地,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  穹顶大厅,离开的人不少,留下来的人更多,走有走的理由,留有留的道理。

  之前骂过刘海遮眼男猪的折扇青年,也留了下来,他身边有正问他话:“海少,为什么不走?”

  “别急,我们留下来再看看,我总觉得后面会有惊喜。这些人的心还是太急了一点,姓甄的话虽然有一定道理,但是我觉得徐正博也不会那么的肤浅。“

  ”以他的身份和家室,你们觉得他有必要做这种坑蒙拐骗的事情吗?而且,还是几乎把我们东州这个圈子的人,全部叫在了一起。要骗,也是偷偷摸摸的先试试水嘛!”

  叫海少的人,缓慢的摇着手中的折扇,表现出一副睿智的模样。

  “我们反正是听海少的话,你说留就留,你说走就走。”

  海少身边也跟了不少的人,而且从气势上看,比甄哥的档次要高出一节。

  重生之低调大亨

欢迎大家访问:无双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sxiaoshuo.com/book/20819/91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