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,这蝈蝈葫芦上没有落款,余耀也只是初步判定。

  这葫芦,他能大致判定是出自咸丰朝,在咸丰朝能做出这种蝈蝈葫芦的,基本就是出自三河刘之手。

  至于这牙雕蒙芯,在咸丰朝有如此水准的,余耀也就能想到董三保了。

  董三保不是造办处牙作的牙雕师,而是造办处如意馆的牙雕师。

  造办处的作坊很多,但是这如意馆,在康雍乾清三代,却是皇帝直管。最初的时候多是绘画的工作,后来扩展出很多门类,包括瓷器、玉雕、牙雕、木雕等等。直到晚清年间,如意馆才划归造办处。

  造办处也有“牙作”,但是出来的牙雕,比如意馆的东西,还是稍逊一筹。

  董三保在咸丰朝的如意馆,名头是比较大的,而且曾被咸丰皇帝高度评价为“鬼工”。有时候他雕刻的东西,咸丰皇帝得用聚光镜来看,因为太细腻了。

  不过,在皇帝手下当差,董三保也没落个好下场。有一次他为皇帝雕刻一枚团凤珠,因为要求太过复杂,珠子做成之后,他竟然双目失明!一代大匠终成绝唱。

  董三保是先在民间有的名气,而后进了如意馆,所以,民间也有他的少量作品流传,但是终究不多。

  这蝈蝈葫芦上的牙雕莲花蒙尘,堪称巧夺天工。

  就算是一个三河刘的蝈蝈葫芦,没有落款的,好几年前就到了十万的价格。如果加上董三保的牙雕蒙尘,两大高手联袂的作品,上了大拍,几十万没问题;飙到百万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  “王奶奶,您平时喜欢匏器么?”余耀看完之后,轻声问了一句。他之所以说匏器不说葫芦,一来是习惯,二来也是想问问是不是老太太本人的藏品。

  “小余,你确实挺专业。以前我也听我家老头子说过匏器,不过这个分类很具体,就是鸣虫葫芦。”

  余耀点点头,心说原来是她家老先生的东西,“老爷子这是以藏养藏?”

  以藏养藏是比较好听的说法,说白了就是手里没那么多闲钱,出手老东西,换钱买新东西。

  “他去世很多年了。有些大件和喜欢的,我有的留下了,有的传给儿女;剩下一些小件和不喜欢的,打算陆续卖一卖。”

  “噢,不好意思啊王奶奶,我不知道老爷子他·······”

  “没事儿,人总有走的时候。”

  “那除了这一件,您还有其他东西要出手么?”

  “有啊。怎么?这件不能收?”

  余耀摆摆手,“不不不,能收,我这不是顺带问问么?一起来您也省事儿。”

  老太太想了想,“这件你先出个价儿。”

  余耀也想了想,“您要出手,该您出价儿。”

  老太太笑了,转而从口袋了掏出一个小本本,翻看看了看,“老头子买这件东西是捡漏儿,他以前说过,我要卖,至少翻十倍。”

  “那他买的时候是多少。”

  “六千。”老太太倒不绕弯子。

  “也就是您要六万卖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还能让点儿么?”

  “不能了。”

  余耀掏出烟来,刚要点,又看了老太太,“王奶奶,我能抽支烟么?”

  没想到老太太竟道,“给我也来一支。”

  余耀稍稍一愣,但还是递给老太太一支烟,“您得多保重身体啊!”

  “没事儿,我一天只抽一支。”

  抽了两口烟,余耀道,“行,这价儿我不跟您讲了。只是您要是有东西要出手,也多往我这里送送。”

  “小余,价钱谈好了,可是我还得多说两句。”老太太只抽了几口烟,就摁灭了烟头,“这葫芦,你要是赚了,我也不眼红;但是买了之后,出任何问题,也不能再找我。”

  “这您放心,找后账的事儿我从来不干。”

  “好,那就过手吧!”

  货款两清之后,余耀将蝈蝈葫芦放进了锦盒,收了起来,“王奶奶,以后再出手东西可别忘了我啊!”

  结果老太太微微一笑,拍了拍布艺提包,“不用以后,这里还有一件。”

  刚才的买卖做得痛快,老太太把来价儿翻了十倍,但余耀还是捡了个漏儿!

  最关键的是东西的确是精品,所以余耀这一听,还真有点儿惊喜,暗想老太太又会拿出什么好东西呢?

  “王奶奶,您不会带了好几件东西来出手吧?”

  “没有,就两件。刚才那件鸣虫葫芦,我还带着过去七星桥,但是没有一个人出价高过三万;到了老街上,没想到碰上你了,你很痛快,六万都没还价。”

  老太太顿了顿,“最主要的是你帮了我,心眼儿好。”

  余耀心思比较敏捷,心说老太太的话听起来是逻辑不通的。她既然带出来两件,那就是要卖的,哪会因为自己帮了她才卖?

  而且,如果感谢自己的出手救助,应该在第一件上优惠才是;虽然东西本身也是个漏儿。

  不过,很多事情,表面上逻辑不通,但内里却有别的因素,老太太接下来的话,便说清楚了:

  “这一件东西,是我娘家传下来的,可卖可不卖,我带着是因为顺带在七星桥找专业店铺清洗了一下。你要是想收,我也可以给你便宜点儿。”

  余耀冲老太太笑了笑,“那我先谢谢您。”

  老太太又从布艺提包里拿出了一个锦盒,这锦盒是长方形的。余耀心想,娘家祖传的,又当成陪嫁品,多半应该是首饰。

  结果老太太打开锦盒,里面居然是一把折扇。

  扇骨是红湘妃的,做工很是精细。

  湘妃竹的扇骨,算是比较出名的,贵在湘妃竹自身的斑痕,天然装饰纹路,生动美观。

  这把折扇的扇骨是闽省的红湘妃,老料,红花,纹路满且圆。而且尺寸不小,看着长应该是10寸的,2厘米以上的排口。

  所谓排口,是指最大扇骨最宽的地方。因为湘妃竹扇骨,想做大排口,要取原先竹节间的弧形竹材,还得磨平,在保证一定厚度的前提下,能做出平整的10寸长度、2厘米排口,在湘妃竹里已经算是十分难得了。

  “王奶奶,那我上手了?”余耀看了之后立即开口。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无双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sxiaoshuo.com/book/20985/627/